中韩宣布替代Windows方案,Linux开始出击

据微软官网发布将于2020年1月14日对Windows 7终止支持的消息后,韩国政府起草了一份战略,准备用基于Linux的 Open OS全面取代对Windows 7。韩国计划到 2026年对所有公共机构和地方政府全面采用Open OS。另据 Newsis 的报道,韩国国防部已经在使用基Ubuntu 18.04的 Harmonica OS,邮政部门也将使用TMAX OS。

无独有偶,去年12月9日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中国政府已下令所有政府服务机构部门在未来三年内更换所有运行非国产软件和操作系统的计算机。据报道,中国政府已下令在2020年更换其设备的30%,在2021年更换其50%,在2022年更换剩下的20%。相关分析公司估计,此举将更换约2000万至3000万套计算机,替换为纯国产硬件和国产操作系统的计算机。

虽然两国面临的实际问题不同,但其背后的逻辑相同,不论中国还是韩国,都是在为自主化做准备,以备不时之需。显然,相比韩国,中国软硬件同时替代的做法较韩国更为彻底。

而两国不约而同而将操作系统指向Linux,实际上也是无奈之举。我们知道对于PC,除了苹果有自己的操作系统,剩下的就是Windows和Linux,别无选择。虽然说操作系统开发起来并不是特别困难,但一个生态的形成并非一日之功,形成一个生态的因素也极为复杂,是技术路线、软件管理机制、开发环境、资本等等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所以中韩两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Linux为基础开发操作系统,而不是从头再来。这样既可以利用开源体系的优势,又可以利用现成的生态环境,可以说是当前最佳的选择。

据悉,国产操作系统目前已经形成商用的有UOS、深度OS、优麒麟(UbuntuKyLin)、中标麒麟(NeoKyLin)、威科乐恩Linux(WiOS)、起点操作系统(StartOS)、凝思磐石安全操作系统、共创Linux、思普操作系统、中科方德桌面操作系统、普华Linux、RT-Thread RTOS、中兴新支点操作系统、一铭操作系统、springLinux等等,基本上都是基于Linux开发。

Linux目前的成熟应用集中在办公领域,其他领域软件少,很难替代Windows平台软件,所以当前也只能在部分公众领域进行替代,以后可能出现的情形是Windows和Linux生态并存,在硬件和操作系统层面分离,在应用层互通的局面。

实际上,微软早就意识到这一点,去年12 月10日,微软发布Microsoft Teams for Linux公共预览版。据悉,Microsoft Teams 是这家公司移植到Linux平台上的第一个 Office 应用。

还是在去年底,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全球最大的软件开发平台GitHub计划在中国开设一家分公司。GitHub是一家为私人公司托管和管理软件开发的公司,去年被微软以7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

这两个动作都与微软有关,是否能看成在新的情况下,微软对于Windows产品的重新定位,或者说微软对Linux生态的态度发生了改变,可以说Linux的发展一定程度上来自于Windows,微软试图争取更大的利益。而无论如何,中韩两国替代Windows的动作,既是市场反应,也是国家战略,对于Windows和Linux的生态必将产生深刻的影响。

标签: